湖水

vol4.blue Danube



story of blue danube
创作

1866年 奥匈帝国普奥战争中惨败,帝国首都 维也纳的民众陷于沉闷的情绪之中,当时 小约翰·施特劳斯任维也纳宫廷舞会指挥。1867年,为了摆脱这种情绪,维也纳男声合唱协会指挥赫 贝克委托约翰为他的合唱队创作一部“象征维也纳生命活力”的合唱曲。当这一要求提出以后,约翰·施特劳斯并没有马上答应,虽然,他早就想写一首以多瑙河为主题的作品,但是人家要求他写的是一首声乐曲,而他过去从没有写过合唱。经指挥一再请求,他才答应试一试。
 
多瑙河是流经 中欧的一条主要河流。这条河流对作曲家来讲,如同母亲一样的亲切、熟悉。约翰·施特劳斯不知多少次泛舟多瑙河上,漫步在她的两岸。那湛蓝的河水,如画的风光,村民朴实的舞蹈, 美丽动人的传说,使作曲家感到犹如投身在母亲温暖的怀抱之中,经常 留连忘返, 不愿离去。

他更喜欢阅读诗人们赞美多瑙河的诗篇。所以,当赫尔柏克一提出要他创作一首以多瑙河为主题的圆舞曲时,一幅幅多瑙河秀丽景色的生动画面和柏希的 诗句“在那多瑙河边,在那多瑙河边 …… ”立即浮现在作曲家的脑海里。

约翰·施特劳斯把自己的感受讲给友人格涅尔听。这位诗人也有 同感,他很快写下一首歌颂多瑙河的诗歌。当约翰·施特劳斯拿到《美丽的蓝色多瑙河》诗篇时, 乐思如同奔腾的河水,激荡在他的心头。关于约翰·施特劳斯是怎样创作《蓝色的多瑙河》圆舞曲的,是人们感兴趣的事情,于是传说纷纭。有人讲:那天,他忘了带谱纸,于是在自己的 衬衫 袖子上匆匆记下了这些乐思。这天夜里,他没有回家去,直到清晨,他才回到家里脱掉衬衫入睡。

他的夫人杰蒂·德雷弗丝是一位歌唱家。她发现丈夫衬衣袖上的乐谱, 知道这是他的什么新作,就没有动它。可是,当她有事出门归来时,发现这件写有乐谱的衬衣被仆人当作脏衣服拿去洗了。她不由得一惊,急忙跑出去找。幸好洗衣 妇刚刚将衣服丢进洗衣盆里。杰蒂从水中将衬衣捞出。还好,乐谱墨迹还未泡掉。所以,今天,人们能听到这支动人的圆舞曲,真应该感谢杰蒂救谱之功。当然,传 说并不一定和事实完全相符,但它说明人们对这支曲子的热爱和想追根求源的迫切心情。

首演失败与改编重生

1867年2月9日,这部作品在维也纳首演。因为当时的维也纳在普鲁士的围攻之下,人们正处于悲观失望之中,因此作品也遭到不幸,首演失败。

直到1868年2月,巴黎世博会组织者邀请他参加并带上新作品,小约翰·施特劳斯才想起了支部作品,并在维也纳郊区离多瑙河不远的布勒泰街五十四号,把这部合唱曲改为管弦乐曲,在其中又增添了许多新的内容,并命名为“蓝色多瑙河圆舞曲”。


巴黎世界博览会中心的国际大厅是一座大型音乐厅,而约翰就在这里演绎了他的巅峰之作——《美丽的蓝色多瑙河》。曲终时,全场在片刻寂静后,爆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和喝彩声,此后此曲成为巴黎世博会的一大亮点。并且被无数次的演奏,家喻户晓,轰动欧洲。

辉煌时刻在美国

1872年,约翰·施特劳斯应美国总统格兰特邀请到美国波士顿主 持《蓝色的多瑙河》圆舞曲在世界和平大会上演出。参加这次演出的合唱人数竟多达两万人,伴奏乐器多达一千零八十七件。约翰·施特劳斯担任合唱总指挥,下设 一百多名助理指挥。斯特劳斯几乎吓懵了,极度后悔应邀前来,甚至提出了毁约。可是主持人吓唬他说:你要知道,美国人可是不好惹的,如果你毁约,我们可保证不了你的安全。迫于无奈,他留了下来。

但是这样大型的演出怎么开始呢?有人想出一个好办法:用炮声作为开始信号,据说还有一位产妇被吓早产了。这次演出场面壮观、气势磅礴,受到听众热烈欢迎。演出结束后,大 批观众拥向后台,希望见到这位著名作曲家,并纷纷要求签名留念。斯特劳斯在波士顿演出14场,纽约3场,前后一个月,在美国掀起“斯特劳斯旋风”,当时的报纸几乎天天都有报道。其中有一篇报道的标题说:我们美国是民主的国家,没有国王,更没有皇帝,但是我们愿意选举斯特劳斯为美利坚合众国的“国王”。这时,连作曲家掉下的一根头发,也成为珍贵的纪念品了。而旧金山甚至来电说:"如果您能来,我们愿把旧金山的金子都给您!"

对美国的后续影响

音乐节举办不久之后,波士顿,纽约,芝加哥,费城等地的管弦乐队相继成立(之前美国没有),纽约爱乐乐团请欧洲大音乐家,指挥家马勒去当指挥。朱丽叶音乐学院成立后,聘请捷克大音乐家德沃夏克去当院长。欧洲大音乐家纷纷云集到美国,美国后来也出现格什温(《蓝色狂想曲》)音乐剧创始人伯恩斯坦(《西区故事》电影音乐作者)等本土大音乐家,他们接过欧洲经典音乐的接力棒,不断发张创新,是美国成为20世界世界音乐的一个崭新的中心。

西区故事

评论
© | Powered by LOFTER